2019-10-05 15:10:05來源:無錫觀察 無錫日報 江南晚報 無錫新傳媒

2017年7月10日的下午,江甦省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長馨社區8名支委、村委干部圍坐在社區會議室,就汛期民兵訓練的誤工費、村集體稻田雇工費等支付是否合理細細商討、審核後,在采購預審表上簽字。任社區會計僅9個多月的王振華說︰“以前報賬時只需書記認可、簽字就行,改革後每一筆都層層把關,否則無法通過街道社區財務監管中心審核,村級財務真正做到了嚴進嚴出。”

作為全市村級財務管理改革的試點,堰橋街道通過村會計“異地委派”這一個看似微小的變動,重新梳理了村級財務的管理流程,有效杜絕了“人情賬”“揩油賬”。僅今年1至6月,街道對14個村(涉農社區)財務支出審核1773筆,其中65筆、446.8萬元被否決。

村賬還是村管,監督由事後轉為事中

2017年市紀委通報的107起違紀違規問題中,有90起發生在鄉鎮(街道)的基層站所以及村(社區)層面,其中基層干部優親厚友、違規套取資金、違規發放補貼等問題較突出。

“村級財務管理方式必須改革,從源頭堵住漏洞!”2018年,村級經濟發展走在全市前列的惠山區決定先行先試。區紀委書記吳建明帶隊到4個鄉鎮(街道)征求改革方案意見,但很多人都投“反對票”,質疑聲不斷。“幾十年來村會計承擔職責多達20多項,除了財務工作,還要參與收取企業土地租金等社會管理,為村委決策提供參考,這個機制動不得……”“所有的賬都要到街道審批,村會計工作量大大增加,還怎麼做其他工作……”

這讓區領導班子意識到,改革不能一刀切,也不能照搬照套,必須因地制宜。2018年9月,區委出台改革意見,明確由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以“一包三改”開啟全國鄉鎮企業改革的堰橋街道作為試點,細化方案、創新模式。

接到試點任務後,堰橋街道黨工委副書記徐敏鋒帶隊在半個月內到已實施改革的泰州、常州武進等地學習考察,並和14個村(涉農社區)書記、會計坐下來反復商議,最後達成共識︰要保留村會計身兼多職的特性,這關乎村級經濟、村莊管理是否穩定、高效,不能簡單地搞第三方財務管理,也不適用實質相當于集中式記賬的村賬鎮管,村賬還要村管,但要通過制度設計將事後監督轉為事中監督。

1個月後,堰橋街道“1+4”改革配套文件制定完成。2018年10月底,改革全面啟動,14名村級會計一周內全部輪崗到位,沿用近40年的村級財務管理制度、格局、習慣被徹底打破。

村會計異地委派,既堵漏洞又確保認真干事

“村級財務不規範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村會計在一個村(社區)任職時間長,抹不開人情。”堰橋街道紀工委負責人說。改革第一刀落在村會計的管理方式上。街道對14個村(社區)會計垂直管理,決定其選拔、培訓、使用、考核及薪酬,並設立社區財務監管中心對其進行日常管理,形成能進能出、能上能下的機制。村(社區)會計每3至5年,就要異地委派至其他村(社區)。

以前村(社區)會計是村書記、主任手下的兵,即使明知領導的一些做法不對但礙于上下級關系,只能照做。如今,村(社區)會計由街道聘任,接受街道的日常監督、考核,行事更為規範。前不久,社區按2017年美麗鄉村環境整治工程分期付款協議,要支付工程企業2018年應付款197萬元,卻被會計王振華一口回絕︰“按規定,企業拿發票來,我這才能入賬、付款,不然難以證明這筆費用的真實性。”企業規模小、一時開不出這麼多發票,問能否打打“擦邊球”。王振華回復“沒得商量,把發票開齊了再來報賬”。

村(社區)會計是街道委派的,是否會造成只專注財務、對其他村級事務管理不上心的問題呢?堰北社區會計呂菊告訴記者︰“不會”。一大原因是他們工資70%由社區承擔,30%經考核後由街道承擔。“拿著村(社區)發的工資,當然要盡心盡力為他們辦事了,同時也要遵從街道要求按規辦事,不然考核獎受影響。”

“改革前,我們還都擔心,每個村(社區)經濟實力不一樣,‘輪崗’後會不會導致收入差異大,上班距離遠、成本高,而街道在制度設計時都給予了兼顧。”呂菊說。目前他們都在距離相近、村級實力差不多的村(社區)輪崗,收入和輪崗前差不多。

賬務信息網上跑,財務管理效能提升

王振華介紹,如今各村(社區)所有財務往來都在“三資”監管信息平台和農村集體產權交易平台上進行,公開透明。

社區每一筆賬都要通過網絡傳到社區財務監管中心審核,其中2萬元以內由監管中心審核,2萬-10萬元由街道黨工委分管副書記審核,10萬元以上由街道辦事處主任審核。

堰橋街道社區財務監管中心工作人員正在審核財務憑證記錄

2019年初,他向社區提出,由于報賬頻率高,需要再增加一台電腦用于管理社區財務總賬,社區領導同意了。但在報賬時被退了回來,緣由是盡管有發票,有經手人注明用途並簽字,有主辦會計審核簽字及村(社區)書記同意支付的簽字,但少了證明人簽字證明。最終,他補上了村兩委班子8名成員全部簽字同意的采購預審表,監管中心才審核通過,將資金打到了“村務卡”里。

堰橋街道還健全了監督體系。凡不涉密的村級財務信息都向村民公開,資金支付審核、民主理財等制度進一步健全,使每一項財務管理都有規可依、可被監督。通過定期開展的財務檢查、第三方審計,以及監管平台的全程監督、風險預警功能,其村級財務管理也實現了立體監督、全程監管。

“這項改革為鄉村振興提供了紀律保障,亦是鄉村治理的有益探索。”市農業農村局負責人說。如今,這項改革被譽為“新堰橋經驗”,正在向全市推廣。

相關新聞
[編輯︰]

  • 西安古寺千年銀杏樹成“網紅” 參觀需預約

  • 2017中國無錫太湖黿頭渚國際櫻花節拉開帷幕

  • 趙麗穎來錫為新片宣傳 躲在觀眾席與粉絲同看電影

  • “和你在一起”無錫廣電2017小春晚精彩上演